推廣 熱搜:

“狗兒,狗兒,你可千萬別嚇我!”

   日期:2020-01-13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薛青松會這么做,不過想打破薛家的資源一直往大房身上傾斜的現狀。薛家只有大房有兩個讀書人,如今多了個薛狗子,三房的孩子那
  薛青松會這么做,不過想打破薛家的資源一直往大房身上傾斜的現狀。薛家只有大房有兩個讀書人,如今多了個薛狗子,三房的孩子那會兒還小,老四還沒成親。只要薛青山答應,旁人自然無話可說,薛青松也算是為了兒子褐盡所能了。

    薛青山當場答應下此事,聲聲泣血,說一定會將薛狗子當做自己兒子看待,薛青松這才閉了眼。

    而之后沒多久,本來就身體不好的裘氏憂郁成疾,也跟著撒手人寰。薛狗子自此成了無父無母的苦命娃,幸好還有爺奶叔伯們,和招兒這個童養媳,倒是不用擔心衣食無著落。

    之后的數年里,薛青山果然待薛狗子宛如親子,村里誰人不說薛家老大這是把侄兒當親兒子養。可俗話說人心最是善變,自私乃是人的本性,隨著時間逐漸的過去,大房漸漸變了態度,雖是人前還是如同以往,可人后如何那就只有當事人才清楚了。

    到了今年,眼見自己已經沒什么可以教兒子的,薛青山就動了想把薛俊才送到鎮上學館里去學兩年的心思。

    可去學館讀書耗銀甚多,且不提一年的束脩都得數兩銀子,先生的三節六禮,及平時所用的筆墨紙硯,這都是要錢的。薛家因為供出了個薛青山,早已是元氣大傷,又哪里有錢供兩個孩子一同去。

    只能拿出一份銀錢,也就是說薛俊才和薛狗子只能去一個。

    薛青山將事情當著全家人的面說了,薛狗子并沒有識趣地說出不去的話,而是選擇了沉默。

    那段時間薛家的氣氛詭異,薛老爺子愁眉不展,祖母趙氏成天陰陽怪氣的,倒是大房兩口子還是一如既往,渾然就當沒這事。

    這也就不提了,也是湊巧,竟讓薛狗子不小心聽見大伯母楊氏和四嬸孫氏暗中說話,說要讓公婆出面,讓薛狗子將去鎮上讀書的名額主動讓出來,薛狗子急怒之下才大病了一場。

    想起這些,薛狗子一陣心緒難平,同時腦海里又浮現許多的畫面,正是他之前夢里的一些內容。

    夢中那個薛庭儴在十四之年也是面臨了同樣的處境,而對方也是經由此事才性情大變,一改早先的秉性。

    難道他就是薛庭儴,那個薛庭儴就是他?可他為何會夢到這些東西!

    薛狗子腦子里一陣翻攪似的疼,手里的包子跌落在炕上,旁邊的水碗也被打翻了。招兒聽到動靜,忙沖上去一把將他抱在懷里。

    “狗兒,狗兒,你可千萬別嚇我!”
 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積分換禮  |  網站留言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重庆时时彩号码最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