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

怎么看都不是吃莊家飯的人,而自己又命不久矣

   日期:2020-01-13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想要走上這一條路,首先第一得具備資格,童生便是具備這個資格的人。是需要通過縣、府兩試,才能被稱之為童生。至于再下一步就是
 想要走上這一條路,首先第一得具備資格,童生便是具備這個資格的人。是需要通過縣、府兩試,才能被稱之為童生。至于再下一步就是秀才了,成了秀才便是進了學,也是踏上科舉之途的第一步。

    由此可見一斑,童生也不是一般人,所以薛青山在薛家的地位可想而知。

    可之前也說過了,薛家的家境在鄉下只能算是中等人家,像這樣的家境要想供一個讀書人,幾乎要窮盡全家所有人力財力。因為老大是長子,以后要立門戶的,又天資聰慧,下面的幾個兒子自然都得讓步。

    至于薛狗子為何會大病一場,那還要扯到薛家的另一樁舊事上。

    當年薛青山中了童生后,也算是少年得志,他本是躊躇滿志想一舉過了院試,也能得個秀才公當當,可惜天不從人愿。

    只差臨門一腳,換做是誰都不甘心,薛青山只能沉寂下來,發憤圖強,寄望下次能中。

    就這么一去匆匆多年,當初的躊躇滿志被現實沖擊得是滿目瘡痍,薛青山考了多次未中,總不能一直閑在家中吃白飯。萬般無奈下才在村里辦了個私塾,專門收本村和附近幾個村的孩子讀書識字,多少也能混口飯吃。

    如此便利的條件,薛家的幾個孩子自然也都跟著沾了光。下面幾個小的都還小,孫子輩里也就大房的長子薛俊才,和二房的薛狗子學得時間最長。

    不過比起堂哥薛俊才,薛狗子明顯要不如許多,也是他身子太弱,小時候總是三天兩頭的病,耽誤了許多的功課。

    時間拉到五年前,這一年提學官在府城開了院試,薛青山自然不會錯過,早早就停了私塾的課,奔赴府城應試。

    這時候出門一趟可不容易,再說薛老爺子也不放心大兒子一人出門,便讓老二薛青松陪著去了一趟,尋常打個雜什么的,總是一個照應。

    也就是這趟出了事,薛青山在府城里不知得罪了什么人,薛青松為了護著大哥,被人打得遍體鱗傷。人最后倒是被拉了回來,可回來沒幾日就斷了氣,臨終前薛青松讓薛青山答應自己,必要窮盡其所能將薛狗子供出來。

    事實上為別人讓道了一輩子,薛青松怎么可能心中沒有怨言,只是他本性憨厚,也是自知天資不如大哥,才會一直默默無聞的奉獻。

    可臨到自己兒子身上,尤其薛狗子從小體弱,怎么看都不是吃莊家飯的人,而自己又命不久矣,薛青松才會趁機逼著大哥許下承諾。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積分換禮  |  網站留言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重庆时时彩号码最冷码